全本书屋>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> 侠客小说 > 美女首富爱上我 > 第55章 真的不是我

美女首富爱上我:第55章 真的不是我

小说:美女首富爱上我作者:周家小虫

    斧子,别自欺欺人,我还会骗你不成。李天虎这几天老觉得有不祥之兆笼罩在心头。

    虎哥,对不起,我有眼无珠,错怪你了,快救救我,我的手好痛。斧子这个时候才觉得技不如人,如果再碰到夏雨,再也不敢私自轻举易动。

    活该!叫你不听我的话,夏雨兄弟,我的这位兄弟只是贪玩,好胜心强,你大人有大量,就放了他吧!李天虎平时很少这样求过别人,如今为了爱将,只能牺牲一下。

    你可以滚了,另外,别让我再看到你。夏雨松开了斧子的手,他一下子获得自由,连忙扶着疼痛的手退居到李天虎的身后。

    夏雨兄弟,我的兄弟不懂礼节,请多多包涵,还有断肠草的事,我可以向天发誓,真的不是我!李天虎不想节外生枝,换成五年前的他估计也会和斧子一样向夏雨发起战书。

    李天虎不是你干的话,那会是谁?而且,断肠草的源头就在集贸市场。夏雨实在没耐性再等下去。

    夏雨兄弟,不管怎么说,我没做过,至于断肠草出现在集贸市场我不能完全否定。李天虎越说越糊涂,他不知道要怎样夏雨才敢相信他。

    有没有一首歌,让你想起我?美女首富爱上我,求收藏,求推荐,求打赏!放心阅读,爱生活爱阅读。

    魅蓝溜冰场的办公室与其说是办公室,不如说是齐龙的招待所,夏雨一进去,进门的一间房一个人影也没有,只听到内屋的一一间房内嘈杂不堪,乌烟瘴气的房间内烟草味与槟榔味混杂在一起,没进门,鼻子都有些受不了,呛得夏雨打了好几个哈欠。

    一帮人围在一张桌子里正在赌博,仔细点会发现,庄家正是李天虎,他正在拿着两枚一元硬币在桌子上转圈,然后用一只黑色塑料碗迅速盖上,而四周的赌徒低着头看着转圈的硬币被盖上才敢丢钱去压,猜单或双,桌面上都是红通通的百元大钞。

    夏雨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,他被当作空气一样不复存在,夏雨正想该如何叫停他们,正好一只硕黑大老鼠正想从夏雨身边跑过,夏雨不费吹灰之力竟然活捉这只硕黑大老鼠,老鼠发出吱吱喳喳的叫声。

    夏雨提着老鼠的尾巴倒立过来,然后对老鼠说:老鼠啊!老鼠,今天全靠你了。

    夏雨说完,便把老鼠扔进了赌徒围起来的圆桌。

    本来集中精神看转圈的硬币,突然一只老鼠横空降临,着实让所有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拍了拍吓坏了的胸膛,连李天虎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mmp,谁tm的这么无聊透顶,你们一群没用的胆小鬼,连一只老鼠都怕成这样,怎么跟着我混。李天虎火气暴燥,这只老鼠还是从他手上跑下去然后顺着阳台方向溜走的。

    老大,就是他。一个瘦小戴着耳钉说话娘娘腔的手下指着夏雨说。

    谁tm的胆大包天敢惹太岁爷身上?李天虎朝门口方向望去大声说话,本来今天输了不少钱,还让一只老鼠给欺负。

    李天虎发现对方是夏雨,突然嗓门由高变低,直到一吭不声。

    臭小子,你谁啊?敢招惹虎哥,兄弟们上。穿着黑色衬衫的手下外号叫斧子,皮肤黝黑,肌肉发达,说话牛气冲天。

    现场还有齐龙的手下,并没有坑声,估计是在溜冰场看场地的打手。

    一群手下听斧子的一句话,把夏雨围成了一个圆,齐龙的手下也加入了过来。

    夏雨兄弟,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,我这些弟兄不识抬举,竟然冒犯我们的雨哥。李天虎做了一个撤退的手势,所有的手下摸不着头脑都又站到李天虎的后面。

    李天虎,我来这儿当然不是砸场子的,只是来请教你一个问题?

    夏雨根本一点儿也不怕他们,径直走到圆桌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夏雨兄弟,只有我李天虎能办得到,绝对会帮夏雨兄弟完成。李天虎虽然是一个蛮汉,但粗中有细,他知道夏雨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李天虎,也没什么,就想知道你管辖的集贸市场是否有断肠草售卖?夏雨故意这样问他,李天虎也是夏雨怀疑的对象之一。

    断肠草?夏雨兄弟别开国际玩笑,我是一个正当商人,虽然养了一帮不务正业的家伙,但还真的没有碰过断肠草这种东西,听说剧毒无比。李天虎也很惊讶夏雨这么说。

    李天虎其实心里明白,很多年前他刚出道的时候,跟一个姓马的老大就经常接触断肠草,后来姓马的老大去外地谈生意,却被自己的产品被人陷害克死他乡。

    李天虎从此之后发誓再也不碰断肠草,至于夏雨说有断肠草出现在他的集贸市场,他现在也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李天虎,我在深安只得罪过你和齐龙,我再也找不出第三个人,而且我已经打听过,毒草来源于你的集贸市场。夏雨从李天虎的表情和谈话已经将李天虎排除在外。

    难道是齐龙?夏雨心想,只有齐龙因女友王语焉的事和夏雨往死里扛,本来夏雨和王语焉只是跳了一场普通的双人舞,却让齐龙生出如此般的嫉妒心。

    夏雨兄弟,虽然第一次我和手下四大金刚输给了你,但是,我一直是佩服你,而不是想报复你。李天虎从未向人如此低声下气地说话。

    大哥,我们干嘛怕这小子,让我废了他。站在李天虎一旁的斧子已经看不下去,堂堂的带头大哥竟然不敢和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对打,还低声下气和他说好话,丢人丢到家了。

    当然,斧子不敢明着说自己的老大,但他的行为已经让李天虎看出了他的不满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