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 txt小说网站大全 > 现代战争 > 大晋太宰 > 第六百九十二章 精罗震怒

大晋太宰:第六百九十二章 精罗震怒

小说:大晋太宰作者:青山铁杉

    所以罗马人想要仗着对本地熟悉,偷袭西进大军的举动,不出意外又遭到了失败。被在大军前方的慕容翰早早发现,直接干掉了埋伏的罗马军。这让司马季大为震怒,这帮罗马人是不是在瞧不起本王,你看周围光秃秃的土包,这是一个适合埋伏的地形么?又不是深山老林当中,本王得蠢成什么样才能中埋伏?

    虽然燕王不是本地人,可罗马人是不是太看不起他了,司马季已经打定主意,只要对方敢正面现身,他就算是围着揍,也要全歼埃及的罗马军团给他们一个厉害。省着再用这种连小孩都不吃的招数对付自己。

    只要过了前面,就有一片开阔地,足以令我们的大军展开。到时候便可以发挥兵力优势,给罗马人一个厉害。司马季对着左右将校吩咐道,基础条件不对我们造成阻碍,那么剩下的事情就看你们的了。

    燕王放心,不论面对什么情况,全军将士都誓死效命。众将纷纷表态,让刚刚受到侮辱的燕王稍稍平复了心情。

    一月的非洲北部,气候宜人,炎热的夏季还远没有到来,对于西进大军而言,这应该是最为适合中原大军的季节,二十度的气温令人感受到舒适。而对埃及人来说,闻之色变的尼罗河洪汛要到十月份才会席卷整个三角洲地带。

    不用多说,面对已经暴露行踪的晋军,马库斯的反应并不慢,集结了埃及下辖的六个罗马军团共计三万五千人,准备挡在必经之路上,阻止这支敌军进入埃及。这么想是没错,敌人远道而来,听说国家在万里之外,肯定不熟悉本地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想错了,至少燕王具备纸上谈兵的基本要求,他是没来过这里,但也知道苏伊士地峡的位置,知道这里是进入埃及的必经之路,目的明确的让大军朝着这里行进,再说了,不是还有一些波斯人可以作为向导么,迷路是肯定不会的。

    司马季的目标并不是开罗,而是亚历山大。亚历山大港。位于尼罗河三角洲的这座天然良港,是非洲地中海沿岸的最大港口城市,也是最大的贸易集散地。

    开罗当然也在考虑范围之内,不过开罗的意义,仅限于司马季顺道去看看埃及金字塔,还不知道狮身人面像,在这个年代还有多大部分埋在沙子当中。反正狮身人面像被发现的后世,刚开始就有头部一小部分能够看见,还以为就是一块石头。后世的狮身人面像全身,那是被庞大的人力运走沙子之后,才重新出现在了世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人们认识当中的狮身人面像,只是其中最大的一个,开罗各地有很多小的狮身人面像存在。

    当数里宽,数十里长的大军兵马越过苏伊士地峡的时候,也标志着埃及总督的狙击计划失败了,马库斯才刚刚集结好罗马军团前去狙击,就听闻了对方越过地峡的坏消息。以步兵军团为主的罗马军团,是绝对没有这么大的机动力。

    甚至罗马长久以来的敌人波斯帝国,也没有这种快速行军的能力,这个结果让马库斯大吃一惊,他长久待在埃及,并不知道罗马北疆的黑海沿岸,有的部族是有这个能力的。阅历不够终于还是让这个总督出现了判断失误。

    不要说他,司马季都觉得自己一路行来都快变成胡人了,现在的状态除了语言,他还真不好说自己和胡人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马库斯带领骄傲的罗马军团上路,同时再次派出人乘船去罗马报信,希望奥古斯都能够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不要再这个节骨眼上退位。

    在苏伊士地峡以西百里的地方,一处平坦的沙地当中,两支大军互相发现了对方的踪迹,战争处在随时爆发的边缘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马库斯还是派出了一个信使,对入侵者进行了怒斥,并且标明伟大的罗马帝国战无不胜,如果不尽早退去,后果自负。

    罗马人还玩先礼后兵这套?一把拉住十分激动的阿塔娅,司马季对着周边的将校调侃一句,什么强大的军团啊,还有什么我们想象不到的震撼?什么震撼?战象啊?你们罗马军团能拉出来一支战象队,本王一个屁不放立刻归国,就怕你们拉不出来。

    埃及这边只有非洲象,而能作为战象的大象是亚洲象,非洲象连母象都脾气暴躁是不可驯化的,都是大象这其中区别可大了,两种大象有生殖隔离,就是人和大猩猩的关系。

    是波斯人告诉本王,埃及有丰厚的学者,本王求才若渴亲自走一趟。当然看起来你们似乎不同意,本王无意于杀戮,只要你们不阻拦本王,本王可以像是和波斯人一样和罗马和平共处。司马季缓缓的开口,让过来的使者回去告诉埃及的总督。

    至于这番话有什么用,可以预料到是屁用没有,没有任何一个大国可以承受这种屈辱。一直敌军要进入过境,还想让本国的兵马让路?换谁都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带着这份屈辱,罗马使者气愤难平的离开,司马季直接吩咐左右道,准备开战吧。相信罗马人也在准备,多好的一块战场啊。

    不出预料,马库斯被这支敌军的统帅彻底激怒了,对方轻描淡写的态度,在它看来就是在羞辱罗马帝国,羞辱罗马公民的骄傲。

    天时、地利、人和。这是战争的全部。对于远道而来的晋军来说,这三个方面目前都不具备,司马季只能用自我人和,和三者齐备的罗马军团硬拼。

    两天后的清晨,憋着一股气的罗马军团列阵,身后是罗马帝国的埃及行省,而前方则是要入侵他们家园的侵略者,此刻,每一个罗马公民都心怀激荡,心中梦想着复制祖先的光辉战绩,让这支入侵者的大军和以前的各种敌人一样,遭到可悲的下场。

    怎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?本王干嘛了?放下望远镜,司马季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当中,撇撇嘴道,今天注定是精罗震怒的一天。

    对于戴克里先回到罗马城,司马季本身并不知情,不过进入罗马疆域之内后现在已经知道了,只能说是运气,但他并不觉得受之有愧。趁虚而入的道德负罪感,比不上天赐良机带来的喜悦。

    对我有利就是老天注定,对我不利那肯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。后世有人用亚历山大东征对比秦国,有用阿契美尼德王朝对比东周的么?没人会这么对比,东周就是一个分裂的天下,战国七雄很多还没出现。谁会比较一个任何方面都不占优势的时期?找虐也不能这样。

    得知戴克里先不在东方后,司马季立刻催促加速行军,运气想要转化成为战果,还是需要自己的努力。他虽然没有来过西方,但脑海当中当然记得西奈半岛的存在,知道这里是进入埃及的必经之路,如此狭小的地形有利于防守,自然想要抢在罗马人的前头硬挤进非洲,遮天蔽日的烟尘当中,西进大军带着满天的黄沙进行行军,寄希望寻找到一个开阔地展开阵型。

    司马季预估埃及的罗马军团不会超过六个,就算是埃及在重要,罗马帝国的军队数量就摆在那里,北方日耳曼、东方波斯都需要重兵防卫。埃及的压力并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只要叙利亚一线不崩盘,埃及是不会直面威胁的,难道平时放在埃及海量的军队,是为了防卫天神下凡的黑叔叔?

    这戴克里先的改革有点过头了,竟然设置了一百个行省,十二个大区。加上四个执政官?司马季一边行军一边谋划,现在的罗马帝国官员数量应该出在一个海量的程度。光是四个皇帝副皇帝,没人建造一座都城就需要多大的人工?四帝下面直属的官员呢?这又是一大批人。

    最为直接的后果就是,花钱,需要花很多很多的钱,政府开支一定会远远超过之前。本身罗马公民现在,就有点后世美利坚的意思,寅吃卯粮。这次改革之后政府和军事开支有大大增加,钱从哪来?

    要不说罗马和罗马的徒子徒孙总是在同一个坑里面不断的跌倒,这应该算是西方人的固有顽疾了,可和东亚的闭关自守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一场奴隶与奴隶之间的残酷撕杀正在上演,角斗奴。一般由奴隶和战俘来充当,这种残酷之极的人与人之间的血腥杀戳,是这个时代罗马贵族们最为喜爱的娱乐节目。只身在其中与民同乐的戴克里先,肯定想不到自己回罗马一趟,竟然在这段不长的空窗期,出现了一个朝着帝国扑来的敌军,这支敌军现在已经朝着埃及进发。

    戴克里先还在等候最后一个凯撒到来,然后通知一下有名无实的元老院,完成这一次的四帝共治轮换,检验自己改革的成果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